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博客新闻 >

博客新闻·杭州日报

  记者核实:小傅是个20来岁的女孩子,这件事她到现在还觉得没面子。她在单位,觉得口渴,就去饮水机前倒水。突然,“叭”一声,四脚朝天,重重摔在地上。真是眼冒金星啊。可她还是迅速爬起来,飞一样跑回位子上坐好,也不知哪来的劲。同事们听到声响,纷纷站起来询问。她故作轻松:“没什么!就是脚滑了一下!”其实已经痛得直不起腰了!但被人知道是四脚朝天摔的,多狼狈啊!只能忍了!(任彦)

  安倩:我看到你们微博栏目蛮有意思的,我想和大家说下我时尚老爸的搞笑事。我每天拿个手机不停点啊点啊,然后我爸就很不爽了!说:“手机都要按破了!”我爸抢了我手机。“到底在搞什么东西?”他嘴里一边喃喃道,一边研究我登录的“掌上杭州”网站。我告诉他怎么操作。他惊奇坏了:“哈哈,还有这种花头类!”晚上连电视也不看了,一门心思在手机上玩。

  安倩:50多了_觉得这事情蛮有意思的,平时时尚和他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事情。

  亮晶晶:上周我一个同学在西站被人忽悠走65块,现在还没想明白是不是骗子。

  亮晶晶:他去西站坐大巴,买了5点40分的车票,就在候车大厅里转悠,突然有人用淳安话与他招呼,说:“我是木器厂的,后来在十字街摆摊,你常常到我这里买烟,后来你不是还到了冬瓜坞那里上班的。你常和阿旺他们一起的”。

  亮晶晶:但我同学不认得他啊。那人说他因为经济纠纷被拘了10天,没钱了,车票还没买。我同学就给了他60元,到淳安的车票正好是这个数。那人又说还没吃午饭呢,我同学又给了他5元,让他买好票再回来买碗泡面。

  亮晶晶:恩,那人拿了钱,说了句:下次街上遇到了再还你。我同学正在候车厅专心看球赛呢,也没当回事。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人影子,快发车了,我同学到售票厅望了一眼,人早没了。

  亮晶晶:要说是骗子么,这人说的都对得上号,看来的确见过。也许人家线块也发不了财。(钱伟锋)

  读者郦先生:我住的是萧山区佳境天城境合苑4幢902,楼上1002是间毛坯房。上半年房东把房子租给了附近一家足浴休闲会所,然后这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就成了他们的宿舍,住了20多个人!屋里有十多张高低铺、卫生条件也很差,也没有隔音效果。每天都半夜12点以后回来,然后丁零当啷,像交响乐一样的,到二三点钟再睡觉。可是被他们这么一闹,我们睡不着了!

  这个事儿我5月份就找他们协商了,找了房东,房东说会处理,可到现在还是这样;找物业,物业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;我们也去找宿舍里的人商量,可是他们协商归协商、吵归吵!

  我太太现在怀孕7个月了,我平时也要上班工作的,回来又听他们闹,精神压力很大,真的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!我手里还有一些他们房间内的照片,真的很脏,但是不到万不得已,我还不想拿出来。这事不解决,会出什么事情我真想象不到!

  小薇:今天上午,正打算去后阳台的洗衣房里干活,惊奇地发现,原本一块方方正正的雕牌透明皂四边,居然被整齐划一的爪痕“包围”了。每一道痕迹约摸2厘米长,很新,显然是“作案”不久。仔细看洗衣盆上,密密排满了一元硬币大小的爪印,再联想到最近常在后花园出现的“新邻居”,作案者的身份顿时明朗了,原来是小松鼠!(任彦)

  读者黄志宏:遇到新鲜事儿了,河坊街的武大郎烧饼摊不是招了个女员工来扮嘛。学校要放暑假,这“潘金莲”也放暑假的!休假了2个月,这两天“潘金莲”回来上班了!(钱伟锋)